• <blockquote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lockquote>
    <menu id="4e6c6"></menu>
    <bdo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do>
    專業誠信,竭誠為您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重婚犯罪

    分享到:0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對自訴案件,可以進行調解;自訴人在宣告判決前,可以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自訴”。刑事訴訟法第十八條規定:“自訴案件,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刑事自訴案件可以進行和解或調解,是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從司法實踐中,人民法院運用調解方式審結的自訴案件,或者由自訴人與被告人自行和解撤回起訴的情況是較為普遍的。但是,筆者認為,這項法律制度無論在法學理論上,還是在審判實踐中,都存在以下許多無法回避的問題。

    一、對犯罪事實及刑事責任不能進行和解或調解

    眾所周知,刑法是掌握政權的統治階級,為了維護其階級利益和統治秩序,通過立法程序頒布的關于什么行為是犯罪和如何懲罰犯罪的法律。我國的刑法也不例外,它明確規定了什么樣的行為是犯罪,犯罪所要具備的主客觀構成要件,以及犯罪應受到怎樣的處罰等等,具有明確性、肯定性和規范性等特點。因而,應該說,我國刑法針對自訴案件中各種犯罪構成的認定標準同其他刑事犯罪構成的認定標準一樣,都是具有客觀性。也就是說,不能以任何人包括自訴案件的當事人和人民法院的意志而變更、轉移,故不能允許進行和解或調解。自訴案件中被告人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應該由人民法院依據有關的法律去認定,任何人無權通過和解或調解,將被告人的非罪行為認定為犯罪行為,也不能將構成犯罪行為認定為非犯罪行為。雖然自訴案件都是一些情節較為輕微的刑事犯罪案件,如輕傷害、虐待、重婚、遺棄、侮辱、誹謗、侵占等,但是不能因為被告人犯的是輕罪,就進行和解或調解,否則就改變了刑法的定罪標準,抹殺了罪與非罪的界限。

    如 果自訴案件的被告人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那么對被告人是否需要承擔刑事責任,能否進行和解或調解呢?我認為應該是不能。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被告人具備第十五條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一)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二)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三)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四)依照刑法告訴才處理的犯罪,沒有告訴或者撤回告訴的;(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六)其他法律規定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背酥?,其它一律要承擔刑事責任。從我國現行的刑法立法精神來看,沒有任何一個被告人在實施了犯罪行為之后,除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外,可以不承擔刑事責任的。刑事責任,就是指犯罪主體由于其行為觸犯了刑法,構成了犯罪之后而必須承擔的法律后果。這種法律后果通常是通過刑罰而體現出來的。刑事責任具有嚴格的法定性,應不應該承擔刑事責任,承擔什么樣的法律責任,都是由法律來規范及加以確定,人民法院必須嚴格依法予以執行,不存在和解或調解的可能。況且,我國刑法分則對自訴案件的犯罪行為種類及其刑事責任并沒有特殊規定,和公訴案件條款是一樣的。

    二、當事人在刑事訴訟中不能擁有對實體問題的處分權

    自訴案件如果能進行和解或調解,在不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前提下終結訴訟,那么當事人就必須擁有對案件的實體問題即刑事責任進行處分的權利。這種處分權包括兩個方面:一是,自訴人一方,通過和解協商,可以免除或減輕被告人一方所應承擔的刑事責任;二是,被告人一方,在反訴的情況下,也可以免除或減輕自訴人的刑事責任。否則,和解或調解制度便毫無意義可言。因為,這種處分權是和解或調解法律制度存在的前提,也是最核心、最關鍵的問題。但是,自訴案件中以當事人的意志來決定是否要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是不可能的,我國刑法或刑事訴訟法都沒有賦予當事人擁有這種處分權。有人認為,自訴案件的當事人享有對實體問題的處分權,其理由歸納起來有以下幾點:第一,當被害人受到侵害時,是否向人民法院起訴由被害人自行決定,如果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對被告人的行為不告訴,則人民法院不能立案,即所謂的“不告不理”原則。第二,自訴人撤回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撤銷案件。第三,自訴案件的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可以對自訴人提出反訴。本人認為,不能僅僅依據這幾點理由,就認為自訴案件的當事人擁有對實體問題的處分權。誠然,現行的法律、法規確實賦予了自訴案件的當事人擁有某些程序上的權利,如“不告不理”。但是這些權利是程序上的,不能用來引證實體問題。還有人提出,程序上的權利與實體上的權利具有不可分割性,處分了自己程序上的權利可能導致實體問題歸于消滅。

    因此,似乎是法律已賦予了自訴案件當事人對實體問題的處分權,筆者同意這種觀點。第一,程序上的權利與實體的權利有本質的不同,二者不能互相替代,也不能互相包含,行使程序上的權利,原則上只能使有關程序問題得以產生、消滅或變更,而不能消滅實體問題,要消滅實體問題,還必須同時具備對實體問題進行處分的權利并正確行使這種權利。第二,如果當事人具有這種對實體問題的處分權,則違反了我國刑法中罪行與刑罰法定的原則。因為,被告人犯有何種罪,是否要進行處罰以及應當受何種處罰是由法律統一規定的,而不取決于當事人的意志。第三,我國刑事訴訟法是采用國家對犯罪的干預和追訴原則,即國家通過法律手段來懲罰犯罪,而并不是采用當事人主義,由當事人來決定是否追究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因為,無論是何種形式的犯罪,犯罪行為不僅侵犯了公民或組織的利益,而且侵犯了刑法所保護的社會關系和社會利益,只有體現國家意志的法律才能決定被告人是否構成犯罪,以及應該受何種處罰。

    三、和解或調解制度可能產生的不良后果

    如果允許刑事自訴案件雙方當事人進行和解或調解,從而免除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將會出現以下幾個后果:其一,違反了法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明文規定,只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才不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或宣告無罪:(一)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二)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三)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四)依照刑法告訴才處理的犯罪,沒有告訴或者撤回告訴的;(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六)其他法律規定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凡是不具備以上條件的被告人都應承擔刑事責任。其二,放縱了犯罪。如果允許對自訴案件進行和解或調解,實際上就等于自訴案件的被告人在犯罪之后,只要能夠取得自訴人的諒解,就可以逍遙法外,不受刑罰懲罰。其三,不利于案件正確、及時處理。當自訴人提出賠償要求時,由于對刑事責任可以進行和解或調解,一些辦案人員往往以不追究刑事責任為借口,要求被告人接受自訴人提出的不合理的賠償要求,從而損害被告人的民事權益,或者出現以民事責任代替刑事責任的情況。另外,也會使案件久調不決,貽誤審理的期限。

    聯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

    • 陳茹
    • 手機:15035175138
    • Q 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郵箱:105280476@qq.com
    • 地址:太原市南中環街千禧中環金座19層
    欧美老熟乱妇,女人与公拘交酡录像带,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lockquote>
    <menu id="4e6c6"></menu>
    <bdo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