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lockquote>
    <menu id="4e6c6"></menu>
    <bdo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do>
    專業誠信,竭誠為您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重婚犯罪

    分享到:0

    在現代社會,離婚糾紛千差萬別,引起婚姻破裂的原因多種多樣,但概括起來,不外乎三種類型:一是當事人意志之外的客觀原因而引發婚姻破裂,導致離婚;二是當事人雙方的混合過錯行為而使婚姻走向死亡;三是當事人一方違背婚姻義務,侵犯配偶身份權的單方過錯行為而導致婚姻破裂,引起離婚?,F代離婚法已逐步剝離限制離婚主義的過錯原則,奉行自由離婚主義的破裂原則,使離婚不再是對過錯行為的處罰,當事人雙方不論哪一方是否有過錯,均享有同等的離婚的權利。然而,伴隨離婚法的這一時代進步,又滋生出一個新的矛盾,即既然離婚與過錯分離,那么如何使過錯方承擔其違背婚姻義務、侵害配偶身份權的責任后果,同時使無過錯方獲得損害賠償和權利救濟?由此提出了在離婚法中是否應該引進侵權損害賠償制度的現實問題。我國新婚姻法在繼續堅持完全徹底的破裂主義離婚原則的同時,補進和確認了離婚中的侵權損害賠償制度,其立法理由如下: 第一,確立離婚中的侵權損害賠償制度,是婚姻義務的內在要求。眾所周知,是否締結婚姻,是公民的自由權利,但婚姻一旦締結,則無不要求當事人負載厚重的道德和法律義務與責任。這些義務和責任乃人倫秩序和道德、法律在婚姻共同體中的預先配置,當事人按自己的自由意愿選擇進入婚姻殿堂,則意味著別無選擇地對婚姻共同體所負載的責任、義務的認諾和承受,并在婚姻狀態存續中,認真履行其義務,落實其責任。這些義務既有積極作為的內容,如相互扶肋,撫養子女、贍養老人,供給家庭共同生活,彼此尊重人格平等、獨立和尊嚴等,也有消極不作為的內容,如禁止重婚、排斥婚外性關系或男女性愛感情的外移,不得無故長期脫離家庭等。當夫妻一方違背這些義務,逃避其婚姻責任時,一方面通過當事人自覺的調適、改過而矯正,婚姻狀態得以繼續維持和發展,法律無須干預;另一方面則是從根本上破壞了婚姻的穩定結構,使婚姻走向無可挽回的破裂,法律在確認其離婚的同時,則應附設相應的違背義務的法律后果,由過錯行為人承擔,從而既維護婚姻義務的社會性、嚴肅性和權威性,又實現對非過錯方的必要補償和救濟,體現婚姻義務動態運行中法律規制的正義和公平。 第二,確立離婚中的侵權損害賠償制度,是配偶身份權之民法屬性的直接反映。配偶身份權植根于婚姻的自然性能和社會功能,經由人倫程序的道德化提煉,最終外化到法律層面,是配偶之間基于婚姻這一本質性社會結合關系而必然存在的權利義務的互動整合,帶有人格互融、精神內化和權利義務同構一體的特定屬性。古代社會的身份權以支配服從為實質,現代社會的配偶身份權則是在確認人格自由、人格獨立、人格平等和人格尊嚴的大前提下,按婚姻共同體的內在要求對配偶雙方配置平等的人格權要素的讓渡、延伸和限制,同居、貞操、生育、扶助、扶養等權利義務由此而生。任何人進入到婚姻共同體中,都必須遵守這種互動的權利義務,按配偶身份權規則約束自我,既維護自己的權利,同時也尊重他方的權利。與配偶身份權相配套,法律必須有不正當行使權利的認定和侵犯身份權的后果歸屬及補救性規范。由于配偶身份權屬于公民私生活范疇,只能用民法調整方法和民事責任手段來反映,將權利的救濟和責任的追究賦予當事人。我國民法通則從總體上確認了配偶身份權的存在,卻沒有配置侵權民事責任,所以,婚姻家庭法作為專門調整婚姻家庭關系的法律,不得不在相應的制度設計中引進侵權損害賠償的內容。

    聯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

    • 陳茹
    • 手機:15035175138
    • Q 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郵箱:105280476@qq.com
    • 地址:太原市南中環街千禧中環金座19層
    欧美老熟乱妇,女人与公拘交酡录像带,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免费视频
  • <blockquote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lockquote>
    <menu id="4e6c6"></menu>
    <bdo id="4e6c6"><center id="4e6c6"></center></bdo>